欢迎访问桂林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旗下企业,为您提供桂林周边旅游线路、国内旅游线路及酒店预订一站式服务。
繁體中文|收藏|设为首页|预订须知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桂林旅游新闻>大型民族歌剧“刘三姐”再次征服全国观众

大型民族歌剧“刘三姐”再次征服全国观众

新闻来源:广西桂林旅游  发布时间:2018/8/20阅读:253次
1944年2月到5月,战时的桂林吸引了全国的目光。在当时进步戏剧处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第一届西南剧展在桂林举行,吸引了近千人参加,在抗战胜利前夕迎来了中国抗战戏剧运动的最后一个高潮。

  时间来到七十四年后的今天,桂林的戏剧再一次吸引了全国的目光。7月25日,大型民族歌剧《刘三姐》作为国家大剧院歌剧节的闭幕演出成功首演,不仅再一次生动诠释“刘三姐”这一经典形象,也再一次展现了桂林的文艺戏剧魅力。

  一直以来,桂林文艺戏剧创作和编排都不断推陈出新,在广西乃至全国都占据着重要位置。民族歌剧《刘三姐》的成功,并不是桂林戏剧的开始,也更加不会是结束。而在文艺不断走向市场化的今天,桂林戏剧也将不断保持更旺盛的生命力。

  “刘三姐”再次征服全国观众

  一席纱幕缓缓拉开,幕帘背后的桂林山水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展现在舞台上。小船划过,当船上众人还沉浸在这“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美景中时,悠扬的歌声从如梦似幻的江面传来,伴随着熟悉的旋律,两岸山岭忽然沉寂,一鸟入林,百鸟压音。

  新编的大型民族歌剧《刘三姐》就以这样的开场跟国家大剧院里来自全国的观众见了面。整个剧场座无虚席,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而在这掌声中,“刘三姐”划着一叶小舟,伴随着歌声来到了幕前。

  众所周知,刘三姐的故事和音乐都来源于民间。相传刘三姐生于广西河池市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下里乡蓝靛村,从小爱唱歌的她因遭受财主陷害,无处安身,只能沿着河流顺流而下,一路漂泊,一路传歌,从柳江到漓江,从郁江到西江,刘三姐的歌声在大江大河中传唱开来。

  1959年,广西彩调剧版的《刘三姐》首先跟观众见了面。随后在1961年,由乔羽编剧、雷振邦作曲的音乐故事片电影《刘三姐》上映,迅速风靡全国,并传播到了东南亚及世界各地,成为承载无数人美好回忆的经典佳作。而“刘三姐”也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把桂林山水以及广西的山歌文化传播了出去。

  此次重新演绎的民族歌剧《刘三姐》,正是从彩调剧、电影版和广西歌舞剧等原来版本改编而来,在力求保持原汁原味的基础上,运用戏剧手段和歌剧思维,将人物和剧情打磨得更加丰满,营造出山美、水美、人美、歌美的壮美画卷。

  “歌剧其实来源于西方,是西方舞台表演艺术的最高形式。近年来,歌剧与民族音乐剧的不断融合也是一个探索的趋势。新版《刘三姐》不仅是对民族文化的认真继承,也将赋予民族文化内容更新的时代审美。”桂林市文艺演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周秋文说。

  2016年,在国家“继承传统、重塑经典”文化大氛围下,桂林市文艺演出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国家歌剧舞剧院对重塑刘三姐的计划一拍即合,很快就开始了采风创作。“本次民族歌剧的作曲正是当年电影版《刘三姐》作曲家雷振邦的女儿雷蕾。从2017年开始,主创团队就开始深入到当地去采访,从本地民歌等素材中获取灵感。”周秋文说。而在最终的表演中,《刘三姐》运用了不少咏叹调、重唱和合唱的唱段,让刘三姐能够以歌剧的艺术形象出现在舞台上。另外,与原版用民族音乐伴奏不同的是,歌剧《刘三姐》采用了交响乐的伴奏,兼具传承与创新。

  江面行舟,云雾摘菜,圩台对歌,在一场场精美的布景中,歌仙刘三姐伴随着桂林山水再一次征服了全国观众。

  桂林文艺戏剧

  屡获国家大奖

  民族歌剧《刘三姐》的成功,并不是桂林文艺戏剧走向全国的开端。早在此之前,桂林的文艺戏剧就多次获得国家大奖,而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推陈出新,也让桂林文艺戏剧在整个文化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桂林戏剧因为传承了西南剧展的良好基础,就已经先一步开始了新的发展。如果要说起桂林戏剧首次与首都的“触电”,那就要追溯到1952年时桂剧《拾玉镯》和《世龙抢伞》那场进京演出。

  孙玉娇坐在门前绣花,被青年世袭指挥傅朋看见了,心生爱慕,便以买鸡为名和她搭起话来。潇洒的傅朋也打动了孙玉娇的心,而他故意遗落在门前的一只玉镯,也被孙玉娇含羞地拾了起来,表示愿意接受他的情意。

  在桂林戏剧研究院历时3年打造的桂林戏曲综艺演出《桂林有戏》中,《拾玉镯》也被作为桂剧的经典片复刻了出来。而在上世纪50年代,《拾玉镯》的主演尹曦在北京表演后,得到了北京文化界,特别是欧阳予倩的好评,更是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随后《拾玉镯》也被拍成了戏曲电影,这也是解放后拍的首部戏曲电影,尹曦也与常香玉、红线女、陈伯齐并称为“中南四大名旦”。

  实际上,在这一时期,桂林的戏剧界实在是人才辈出,涌现了多位桂剧表演艺术家,也为桂林戏剧文化进一步发展打下基础。也是从50年代开始,桂剧团逐渐成型。此后1974年,现代桂剧《滩险灯红》再一次应邀进京参加全国现代戏汇演。

  90年代,桂林文艺戏剧的创作仍然高潮不断。1992年桂剧《瑶妃传奇》不仅获得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还于当年6月再次应邀进京演出,并获得第三届文化部文化新剧目奖和文华表演奖;1996年创作的桂剧《风采壮妹》也成为了广西首个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戏剧。

  2005年,桂剧《大儒还乡》横空出世,横扫当时国内戏剧界各大奖项,完成了戏剧界的“大满贯”,并进行全国巡演,也让桂剧这朵被列为全国十大剧种之一的南国奇葩在《拾玉镯》后再一次在全国绽放。

  “2012年,桂林戏剧迎来改制,试图在艺术创作的基础上更加地贴合市场。但是我们的创作还是遵循立足本土,让每一个剧目都能得到桂林水土的滋养。”桂林市戏剧创作研究院办公室主任谢峰说。实际上,改制前后桂林的每一个戏剧创作都有着较高的艺术成就,2012年和2015年推出的彩调剧《一品油茶七品官》和方言话剧《龙隐居》都获得了广西剧展的桂花金奖,而从1992年开始,桂林已经在广西剧展表演比赛中获得了七连冠。

  以市场为载体宣扬戏剧魅力

  民族歌剧《刘三姐》在北京的演出,取得了怎样的反响呢?

  “我们原本以为首都观众对刘三姐的歌曲并不熟悉,但是没想到的是,退场时现场的观众都在随口哼着刘三姐的经典曲调,整个演出场所都是哼唱声。当晚表演结束后,国家大剧院的地铁都被挤得水泄不通,足见火爆程度。”周秋文说。

  歌剧《刘三姐》的成功,再一次证明了桂林文艺戏剧的魅力,它既然不是开始,当然也不可能是结束。紧接着桂林正在进行大戏的再一次创作,2018年注定又是一个大戏的创作年。

  “马上要开始的第十届广西剧展,桂林也将拿出全新的节目,上半年我们都在全力投入到大型剧目《破阵曲》的创作中。”谢峰说。据了解,《破阵曲》的故事背景正是1938年到1944年时,桂林成为西南乃至全国的抗战重镇,并促成了那场震惊全国的西南剧展。在最困难的时候,《破阵曲》以音乐家张曙、画家徐悲鸿、教育家马君武、戏剧家欧阳予倩和国歌之父田汉在桂林所做的努力为背景,展现他们在桂林的故事与斗争,也展现那个时代的风骨昭昭。

  另一方面,在文艺戏剧创作不断推陈出新的同时,如何将艺术与市场更有效地结合,保留住更多的喜剧经典,培养桂林更浓厚的文艺戏剧氛围,也成为了今后桂林戏剧界为之努力的方向。

  “因为演员的流失,很多经典戏剧的复刻其实是很困难的,比如说《大儒还乡》现在观众已经看不到了。”谢峰说,实际上,在以往,戏剧创作的艺术性和市场性是有一定割裂的,尽管桂林戏剧文艺创作活跃,但是整个市场并没有形成一个特别良性的观看氛围。“缺乏现代化的剧院以及戏迷观众的消费习惯制约着戏剧市场发展。不过,其实近年来观众的消费习惯也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购票走进剧院,欣赏戏剧。我们也一直在争取对省立艺术馆的修复改造,争取有更多的剧院能够表演,培养出更好的观戏氛围。”

  而民族歌剧《刘三姐》的舞台,也有着更大的市场期望。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打磨和修改《刘三姐》,让它更加完美,成为经典中的经典。同时也将争取全国巡演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巡演,将桂林山水和刘三姐的名声打得更响亮。”周秋文说,“《刘三姐》最终目标是回到桂林,落地下来,成为一个常态化的演出,并且能够与桂林旅游深度结合,成为一个经典的文旅项目,从而走向市场。”

  其实,艺术的创作永远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桂林的文艺戏剧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巅峰的同时,如何回馈观众,并真正回归到人的艺术培养上,将是桂林戏剧又一座需要攀登的高峰。
客 服1
客 服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客 服3
售 后1
售 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