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桂林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旗下企业,为您提供桂林周边旅游线路、国内旅游线路及酒店预订一站式服务。
繁體中文|收藏|设为首页|预订须知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桂林旅游新闻>阅读桂林:文化的沉淀【历史的静脉】

阅读桂林:文化的沉淀【历史的静脉】

新闻来源:广西桂林旅游  发布时间:2018/5/21阅读:347次

    大部分人认知中的桂林,是一座山水美到足以在教科书里打广告的城市。而提及文化,即使历史上曾有一个“抗战桂林文化城”的概念,但恐怕到现在也是鲜有人知。就连土生土长的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黄伟林,都曾认为“那些文化人不过是这座城市的过客,他们与这座城市不过是一种旅居的关系”。

  直至返回桂林后,黄伟林才逐渐摆脱当年先入为主的认知,重新审视桂林的文化地位。如今我们知道,在多年的努力经营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已经成为桂林的一张重要文化名片。但谁能想象到,历史上的桂林,曾云集了近百家的书店和出版社呢?

  这个偏居岭南一隅的小城市如沧海遗珠般,收敛了自身的文化光芒。一个大时代曾经给予了桂林以抗战文化城的生机,一座桂林城曾经给予了那个大时代卓然独立的牺牲。今天,我们试图捕捉当年文化人的身影,在近百家文化机构矗立于八桂大地的群像中,感受中国人文生生不息的脉动。今天为诸君分享的书目来自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历史的静脉》,作者便是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黄伟林教授。

  1919年至1949中的30年时间,因战争频发,文化人从沦陷的北京、上海或南迁到广州、香港,或西迁到武汉。1938年10月,广州、武汉相继沦陷,文化人再次南迁和西迁。这一次南迁和西迁的目标城市,除了重庆,就是桂林。也就是说,从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到1944年11月桂林沦陷,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桂林扮演了中国抗战文化中心的角色。可以说,中国现代文化有六年文化中心在桂林。

  今天人们都知道桂林有两家出版社,分别是漓江出版社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世纪80年代,漓江出版社是优秀的外国文学出版社。21世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是享誉海内外的出版社。我们是否能够想当然地认为抗战时期桂林曾有“出版城”之誉为桂林种下了优秀出版的种子?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桂林这两家出版社多少与抗战桂林文化城有关。比如,漓江出版社的题名者为茅盾,这与茅盾当年旅居文化城多少有些渊源;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得以成立据说与林焕平有关,林焕平恰恰是当年桂林文化城相当活跃的文学评论家。

  当下拥有两家出版社的地市级非省会城市不多,何况还是如此绚烂的出版之花。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桂林出版文化城生产的图书成为苦难中人民的精神支撑。当一种历史对人类文化的发展、对人类文明的进步产生了推动作用的时候,这样的历史一定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桂林文化城应该属于这样的历史。



《历史的静脉》试读

  2015年秋天,在广西师范大学图书馆里,我逐张翻阅1941年出版的桂林版《大公报》,无意中,竟然读到了海明威到桂林的消息。我上大学的时候,海明威是当时最具影响力的外国作家之一。

  在那个文学时代,他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永别了,武器》和《丧钟为谁而鸣》,以及对他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起了重要作用的中篇小说《老人与海》,几乎成为我们的必读书。直到大学毕业,我回到桂林,有好些年时间,我还会在课堂上津津乐道海明威及其他所代表的美国“迷惘的一代”作家群。“迷惘”这个词,笼罩着我的青春期。

  但很长时间里,我不知道,海明威曾经到过中国,甚至到过桂林。为了了解海明威当年在桂林的情况,我专门购买了杨仁敬的《海明威在中国》一书。此书较详细地记述了当年海明威到中国的情况。海明威是在1941年3月到中国的。当时中国的抗日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十年,离太平洋战争不到一年,海明威以纽约《午报》记者的身份携其新婚妻子玛莎·盖尔虹到中国访问。


  海明威此次访问中国并非游山玩水,而是负有特殊使命。他需要了解蒋介石与日本的战争打得怎么样,中国发生内战的威胁怎么样,日苏条约签订后有什么影响,美国在远东的地位如何,造成美日开战的因素是什么,如何避免美日开战而把日本给拖在远东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当时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

  当时的海明威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已经是世界著名作家,他的三部长篇小说代表作都已经出版,声望如日中天。因此,海明威的中国之行得到中方的高度重视,蒋介石和宋美龄亲自请海明威夫妇共进午餐,并与海明威整整交谈了一个下午。海明威甚至秘密会见了周恩来。

  根据杨仁敬的记述,海明威到中国的路线是这样的:1941年2月,海明威夫妇从夏威夷飞抵香港,在香港停留了一个月,了解中国情况,确定访华活动计划。3月,海明威夫妇乘飞机离港越过日军封锁线到广东省的南阳,又由南阳转乘汽车去韶关国民党第七战区前线司令部,访问了前沿阵地的士兵。4月4日坐汽车转火车到达桂林。6日乘载运输钞票的飞机由桂林飞往重庆,会见了蒋介石等国民党军政要人。9日由重庆飞成都参观军事学院和军工厂等。13日飞回重庆。14日出席了各抗日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会,秘密会见了周恩来。16日离重庆飞昆明,然后从昆明乘汽车沿着滇缅公路离开中国。


  桂林版《大公报》1941年3月15日创办,恰好赶上海明威夫妇这次中国之行。于是,我们在桂林版《大公报》1941年4月1日第四版看到这样一条消息:

  美记者赫明威 在韶酬酢甚忙 日内即将来桂。

  我读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真是意外的惊喜。虽然我早已从杨仁敬的著作中知道了海明威到桂林的情况,但能够在桂林本地的报纸上读到海明威到桂林的消息,自然有一份特别的亲切感。从这条消息可以看出,海明威到桂林是当时的一件大事,以至于桂林版《大公报》会进行预告。接着翻报纸,又读到一条消息:

  曲江三月二十七日专访:

  美国著名作家兼午报记者赫明威夫妇,为搜集我国抗战资料,由美抵港匝月,本拟二十一日抵韶,旋因天气不佳,班机改期,延至二十五日始乘中航公司“南京号”飞机抵此。事前此间派出专员欢迎。赫氏二十六日上午十一时访谒余司令长官汉谋,作五小时之谈话,余长官并邀蒋副长官、徐副总司令、朱处长等作陪。赫氏对于华南战局,探询甚详,余长官谈一一作答,资料提供甚多,并持出军用地图,指陈我敌目前形势,赫氏极表满意。三时二十分辞出,频致谢意。二十七日,赫氏到南华古刹、暨在韶附近之建设、名胜参观,三数日后将赴粤北各地视察,旬日后方能回韶转往桂林。

  我在读这条消息的时候,有点少年时代读章回小说充满期待的心情:故事正在发生,且听下回分解。然而,我继续往下翻,1941年4月6日桂林版《大公报》第三版,竟然是这样一条消息:

  赫明威明日赴重庆。本报专访:美作家赫明威夫妇抵桂后,闻赫氏正闭门写作,酬酢甚少。昨午据赫氏夫人亲语记者:“予等定下星期一即赴重庆观光。”

  接下去,在桂林版《大公报》1941年4月13日第二版,消息这样写道:

  赫明威昨由蓉返渝,成都十一日中央社电:美作家赫明威定十二日晨由蓉返渝。 重庆十二日中央社电,中美文化协会,中国新闻协会等九文化团体,定十四日下午茶会欢迎赫明威。

  我不知道桂林版《大公报》如此兴师动众地预告海明威的桂林之行,而当海明威真正到了桂林之后,为什么会以如此低调简略的文字对待?真是吊足了读者的胃口,却以极其令人扫兴的方式结束。我只好重新打开杨仁敬的《海明威在中国》。重读此书,我感觉我找到了桂林版《大公报》如此对待海明威桂林之行的原因。根据杨仁敬的记述:

  (海明威夫妇)参观了“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海明威称赞桂林是“中国最美丽的地方”。当他参观七星岩洞时,看到数千人挤在洞里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非常同情老百姓的遭遇,对日本的骚扰深为气愤,他希望那风景如画的大自然美能恢复原貌。

  杨仁敬为撰写《海明威在中国》这本著作,采访了海明威到中国访问时的翻译夏晋熊教授,就“海明威在桂林时很欣赏桂林的山水吗”这个问题对夏晋熊教授作了提问,夏晋熊教授的回答是:是的。他参观了几个大岩洞,看到洞里钟乳石的千姿百态,赞不绝口。但当时日本飞机常来轰炸,几个有名的岩洞几乎都变成防空洞,有个洞可容纳几万人。海明威在小说里对自然景色的描写很简洁,但他对桂林山水非常欣赏,认为它们是富有中国特色的自然美。

  海明威回到美国后不久,1941年6月,一位美国记者英格索尔在《午报》发表了一篇《海明威访问记》,其中有这样的叙述:在前线呆了一个月,海明威夫妇乘舢舨、汽车和火车,从陆地上涉水爬山到达桂林。这个行程原先没有安排,但他们跑了两个月,所到之处人们都告诉他们:桂林是中国最美丽的地方。他们后来在报导中也说,桂林是他们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地方。

  “那儿有无数小山峰,看起来像一条巨大的山峦,但只有300英尺高。你在中国画和印刷品中所看到的可爱的风景,有许多来自画家丰富的想象力,事实上很像桂林山水的照片。那儿还有个名洞,现在用做防空洞,可容纳3万人。”

  然而,海明威的桂林之行,自然景观令他满意,社会环境却令他很不愉快。30多年后,1978年,玛莎·盖尔虹推出她的《我和他旅行记》,中国之行成了这本游记的第一章,其中有关于桂林之行的记述:

  在桂林,U.C.失去了超人的忍耐力。他发了脾气,在房间里到处跺脚,房间里没什么东西可踢,他还是见了什么就踢。他大声喊道:“这些狗娘养的玩艺儿!这伙不中用的臭狗屎!这群窝囊废!这帮杂种!”第12军军部与桂林有某种通讯联系,而桂林也可与香港联系。几天前,U.C.往桂林写了封信,请他们向香港转拍个电报:请求中航在桂林把我们带走。可是桂林的工作人员却怕麻烦,什么事也没做。

  中航定期航线上没有桂林这个站,桂林只是装卸货物的停靠站。在香港时,我们就安排一班运输机来载我们。天气又恢复常态,密集的大雨随着狂风倾注下来,桂林在奇山异峰中略隐略现。那些陡峭的、尖尖的、金字塔式的山峰,披着绿色的盛装,跟我在别处见过的山峰大不一样。当你看到它们从云雾中高高耸起时,它们显得那么美丽,那么充满浪漫色彩。但它们对即将着陆的飞机来说,决不是一种安慰,而是充满危险的复杂地形。

  我们真的完全给困在桂林的皇宫饭店。那是我迄今为止被困的最糟糕的脏地方。墙上布满了被弄死的臭虫,臭虫从木质地板上冒出来,在板床上四处乱爬。臭虫除了咬人,臭味也很重,房间里有两把竹椅,一张小桌,一盏煤油灯,一盆脏水,无痰盂可倒。走廊下面有一个水泥结构的小房间,里面有个精致的现代化瓷制冲水马桶,但那房间却与这设备很不相称,地板上全是从马桶里溢出来的水。里面臭不可闻,那个情景令人害怕。我在房间里到处都撒上了基汀斯粉,搞得整个房间像给一种芥末粉的旋风掠过似的。我俩争论不休,究竟是睡在地板上还是睡在板床上更安全。

  文中的U.C.即海明威。显而易见,桂林的卫生条件和服务态度都让海明威忍无可忍。海明威不是一个隐忍的人,缺乏东方民族那种谦虚温和的“美德”。我想,他肯定是以他粗暴的方式回敬了桂林的接待者。也就是说,海明威的桂林之行,主客之间一定有比较大的冲突,于是,我们才在极其高调的消息预告之后,遇到极其低调的报道。所谓“赫氏正闭门写作,酬酢甚少”真实的含义可能是愤怒的海明威根本不接待桂林方面的媒体,以至于记者无字可写,只能以这样的文字对付海明威的桂林之行。
客 服1
客 服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客 服3
售 后1
售 后2